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印度绝色:过最疯狂的节日,看最幸福的笑脸

  • 出发时间/2018-02-26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500RMB

零 · 序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 www.janvaage.com 六年前, 印度 之行成为了我背包探索国外世界的第一站。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为什么有勇气第一次背包就踏足这个被妖魔化的国度,然而正是这踏出国门的第一步,彻底打开了我的潘多拉魔盒,让我为世界各地色彩纷呈的人文魅力所着魔,开启了人生新的任务清单,也颠覆了我对 印度 的固有印象。


六年后,终于盼来二刷 印度 ,这一次,专为洒红节而来。

我一直觉得,在 印度 的日子,也许不是最舒适的,但一定是最欢乐的,从六年前我就一直这么坚信着,六年后重返,这个感觉一直没有变, 印度 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么一个充满魔力的国度。


壹 · 狂欢伊始

既然这一次专为胡里节而来,那肯定不能满足于传统旅游城市那种更多在游客之间互打闹的胡里节,要去就要去最传统最疯狂的地方,那就是胡里节的诞生地——沃林达文。

马图拉 和沃林达文都是和胡里节的灵魂人物克利须那密切相关的地方,也是全 印度 庆祝胡里最疯狂的地方,相对来说 马图拉 稍微温和一点,来这两地体验胡里的外国游客也并不多,首先是知道这两地的游客不多,其次是知道这两地的游客里面,也有一部分忌惮它们的疯狂,但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对于我来说,那份疯狂正是我所渴求的。

起了个大早从德里火车站坐车,在背着大包小包排队等待形同虚设的安检进站的时候,一个 印度 人过来,开始了教科书般的“车票骗局”了:

“Hey,你有买火车票吗?”
“当然有?!?br /> “拿出来给我检查?!?br /> “为什么要给你检查?”
“我是在火车站工作的?!?br /> “那你把工作证拿给我看看?!?br /> “......你把票拿给我检查就是了?!?br /> “我的老伙计,我不是第一次来 印度 了?!?br /> 接下来那个 印度 人对我投以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挠挠头走开了,估计是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吧。

假如把车票给他看了,他会千方百计让你相信你的电子票还差一个盖章或者签名诸如此类的东西才能用,接下来就是让你掏钱了,还是那句,自我要坚定,一句“我不是第一次来 印度 ”是很好的解决办法。

“你永远不知道一辆 印度 车上面能下来多少人”,这不仅仅是个段子,这是事实。我从 马图拉 火车站出来搭乘去往沃林达文的这辆tuk-tuk车,全车一共载了14个人,接近一台小巴的运载量了,我被挤得腰椎间盘突出了,这就是 印度 。

终于到 达沃 林达文,拼车的不好之处还有不能送到每个人的最终目的地,我下车的地方走到旅馆还要15分钟。下车之后我没有马上动身,而是做了一整套广播体操来缓解刚才的不适.......


现在大约是早上八点多,今天距离胡里节正日还有五天,但是在发源地沃林达文,今天则是胡里庆祝的第一天,已经能看到四面八方的人涌进沃林达文了。我这个背着大包小包拿着相机的外国人显得有点突兀,所以大家都很容易注意到我,并且纷纷对着我的镜头摆pose,那种在 印度 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沿途的 印度 人害羞的就看着我的镜头不说话,外向点的就向我招手让我拍他们,对比举起相机就被骂的 摩洛哥 ,这里简直是天堂,这也是我深爱 印度 的原因之一。


当我看到眼前这堆大叔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撒彩粉已经开始了,我原本只知道这一天下午有庆?;疃?,然而人们互相撒欢无需等待统一号令。


越往镇中心走,就看到了越多撒彩粉的人,这位老大爷就站在家门口向路过的人撒彩粉,我因为还没到旅馆没换上相应的装备就躲开了。其实沿路也已经有很多参与绕城的人开始相互撒彩粉了,但大家这个时候都依然很克制,尤其对于我这个外国人,有小孩抓起一大把想往我身上扔,他的父亲来制止了,有两个年轻人实在忍不住要给我来点,不过看到我大包小包,就轻轻地在我脸上抹了两把,胡里节的彩粉意味着祝福,我自然也是欣然接受。

我在住宿的地方安顿下来,这一家静修所,主要接待前来学习修行的外国人,以及前来朝拜的 印度 人,偶尔也会接待像我这种游客性质的客人,住宿的条件说不上好,但起码价格是足够便宜,把房门一关,背包往地上一扔的时候,找回了六年前第一次来到 印度 的感觉。


下午才是城里活动的高潮,我就继续在旅店门口拍摄前来绕城的人们,从八点多到现在十点钟,人流一直没有停过,少说起码有过万人走过去了。


绕城的队伍各种年龄层都有,但无论老幼,都显得很开心。


长长的绕城队伍一直没有停过,很好奇这一天到底多少人来了沃林达文。


远方烟雾弥漫,是大家互相抛洒的彩粉在空气中飘扬起来了。


这是一个前来修行的外国人,他手上捧着一小撮彩粉,象征式的对我吹了一下,以示祝福。胡里节上大家相互抛洒的彩粉,寓意便是给予对方的祝福。


我基本上就是站在旅店门口拍,过往的人要么向我扔彩粉,要么向我招手,要么就是要求我帮他们拍照,他们大多数拍完也不来看照片,就是让你留下他们的笑脸就足够了。


人们欢乐地涌进我的镜头,对我高喊“Happy Holi”,很容易就会被这种气氛感染。


拍下了太多欢乐的笑脸,回头修图的时候挑图成了最头疼的事。


当时的我也像这哥们一样,头上拍一拍彩粉就像下雨般洒下来。


我可能是这条路上面唯一举着相机的外国人,于是大家都三五成群地挤过来要求我帮他们拍照,也拉上我一起和他们自拍,当然无可避免地,我身上面也是多处“挂彩”。


然而我所处的位置还不在沃林达文的镇中心,也还没到原本预定的第一场庆?;疃?,所以上午这一阵子其实连正式胡里的开始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奏,就已经感受到足够大的热情和欢乐,已经抵上很多地方的节庆气氛了,似乎也预示着接下来真正的胡里节,那是一种巨大得难以想象的疯狂。

贰 · 猝不及防的色彩大战


虽然今天只是胡里节的第一天,但我已经准备好了全副武装,拖鞋、防水背包、3M口罩一样不少,相机包得严严实实。是时候进入镇中心参与今天正式的庆祝了,打开旅馆的门看见绕城的人流依然继续,从上午八点到现在下午两点依旧没有停下来,四面八方的人流这六个小时里面不间断地涌进沃林达文,可见这座胡里节的发源地小镇是何等的重要。


下午再次挤进人群当中,就能明显感受到人群的兴奋度比起上午大大的提高了,他们喊着致敬克利须那神的口号前进着,向着今年第一场色彩的大战靠近。


大家一边绕城一边抛洒彩粉,我没出门几步就再次“挂彩”,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每被扔一次就会抖抖身上头上的粉,后面就开始习惯了,放眼身边也已经是“人无完人”了。只见头顶彩粉在空中此起彼伏,如果觉得胡里节就是这种程度,那就大错特错了。


走进老城中心,游行活动已经开始,狂欢程度升级了好几个次元,拥挤的人群,震耳欲聋的 印度 舞曲,伴随着花车仪仗队伍穿行在小巷中,这边的色彩不再是绕城路线的淡粉色,开始丰富和浓重起来。

本篇游记共含12195个文字,10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印度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