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海尔森的专栏 > 斋浦尔:和“粉红之城”的孔雀作伴

斋浦尔:和“粉红之城”的孔雀作伴

By 海尔森 2018-01-03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113人阅读

在印度坐火车,每次都觉得是全新的挑战。上车难,下车也不易。火车来了,争先恐后的人群堵住车厢门口,还有人差点打起来,几乎疑心火车要开了我都上不去。费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挤上阿格拉(Agra)到斋浦尔(Jaipur)的火车。下车前我也紧张,因为往往听不到报站,也找不到乘务员,怕下错站或坐过站。坐我附近的都是不说英语的印度人。估计快到斋浦尔时,无奈之下,我掏出随身携带的印度地图册,拽着对面的大叔硬聊:“我要去斋浦尔,请问是下一站吗?”指着地图上斋浦尔的位置,我比划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明白了,伸出两个手指头,意思是还有两站。大叔在我前一站下车,临走时他指着火车前进的方向,接着直立起一个手指头,提醒我还有一站,才挥手作别。果然,下一站就是斋浦尔了。



 

斋浦尔是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首府和最大的城市,不过它更广为人知的昵称是“粉红之城”(Pink City of India)。如果你满脑子想着Hello kitty那种粉红,恐怕要幻灭了。当我来到斋浦尔老城看到四周建筑的颜色时,忍不住嘟囔:什么鬼,这不是粉红色啊,其实叫砖红色(brick red)才对吧。当然,也有老外觉得是橘红色(tangerine)。后来我才得知,斋浦尔建城之初,根本不是粉红色的。它蜕变为粉红之城,用今天的话来说,算是“面子工程”。

 

18世纪上叶,印度安博(Amber)地区的统治者杰伊·辛格二世(Maharaja Sawai Jai SinghII)为了解决人口膨胀、用水缺乏等问题,决定在安博附近新建一座城市,以便迁都。1726年,斋浦尔开始动工建造,四年之后初具规模。整座城市外设防御城墙,建了七座城门,城内划分为九大区域,其中两个区域为皇宫和朝廷所在地。辛格二世骁勇善战,爱好数学和天文,把整座城市刷成粉红色这么“娘”的事,他八成干不出来。斋浦尔变成粉红之城,要“归功于”1876年威尔士亲王艾伯特·爱德华(Albert Edward,即后来的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的来访。据说粉红色是热情好客的象征,所以当时斋浦尔的统治者拉姆·辛格(Maharaja Sawai Ram Singh)下令把全城的房屋都刷成了粉红色。从此,粉红色成为很多居民沿袭的装饰传统,至今斋浦尔的老城依然保持着粉红“底色”。这也令斋浦尔在众多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印度最热门的德里、阿格拉、斋浦尔“金三角旅行路线”中的一站。

 

不过,我预订的旅馆不在老城里,远离闹市区。新城的装饰风格比较自由,我住的旅馆附近一片区域的主色调除了粉红色,还有白色和淡黄色,道路两旁种着凤凰树和三角梅。不知道斋浦尔的居民是不是都有艺术装饰的天分,总之我被入住的旅馆的环境和风格迷住了。旅馆前台的服务生彬彬有礼又耐心周到,而且帅得跟宝莱坞明星似的。进门就能看到小花园,花园里种花植树,摆着佛像(这很罕见),还有活的孔雀在走来走去,想悄悄跟在它们身后拍照,居然“噗”地一下飞上了墙头!客厅和餐厅的装饰和摆设也很讲究,处处彰显印度特色和主人品味。房间的门锁挺特别,像旧时中式门锁;屋里的布置温馨整洁,墙壁是浪漫的粉红色(也有其他颜色的房间,可能看我是女士,给我安排了粉色房间),连天花板都费心思画了印度传统花饰。厨房挨着小花园,明室开间,能看到厨师在做饭。连菜单的设计都很贴心,第一页就说明要是菜单上没有客人想吃的菜,可以和厨师商量另做;如果对菜不满意,也可以随时提意见或建议。美中不足的是,这里只提供素食,但厨师做的Vegetable Biryani(一种印式蔬菜炒饭)实在太好吃,顿顿吃素我都乐意,中式蔬菜汤就不建议尝试了,毕竟不能奢望印度人能做出正宗的中国菜。后来我发现,孔雀似乎是好奇又害羞的动物。在旅馆待着时,我没事就坐在客厅中看书,顺便看孔雀。刚开始我们不熟,看它们花了蛮长时间才“鼓足勇气”进屋,小心翼翼地溜达两圈,就跑走了。我正襟危坐,完全不敢惊扰它们。这儿的孔雀还给提供早上“叫醒”的服务,可惜声音难听,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漂亮的姑娘开口说话全毁了”的感觉。实在很喜欢这家旅馆,比原计划多住了两天。毕竟不用去动物园还能每天欣赏孔雀溜达这种机会,不是哪儿都能遇上的。



 

五月的斋浦尔已经热得如同中国南方的盛夏,幸而有风拂面,还可以忍受。然而,即便是有风的斋浦尔,中午11点前、下午3点后太阳不那么毒辣时才更适合出去晃荡。从旅馆到老城的月亮门,走路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从西头的月亮门到东头的太阳门,主街两旁全是集市,热闹非凡,一个接一个的商店以及街边各种卖水果、蔬菜、佐料等零散小摊贩,让人眼睛忙不过来,那种“用力生活”的气息弥漫在五彩斑斓的集市中。逛集市是很难空手而归的。我也跟着印度人挤进商店里挑挑选选,战利品是一个电热锅,一把小刀,还有一些香料和蔬果。在集市上还看到个好看的印度姑娘,眼睛非常深邃美丽,让人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偷窥她。



 

斋浦尔的宫殿和博物馆在印度独树一帜。最受青睐的风之宫殿(Hawa Mahal)外观是粉红色的,像一扇巨大的“蜂巢”屏风。我拜访那天,外立面搭起脚架正在维修,但不影响参观。1799年,斋浦尔王公帕拉特·辛格(Maharaja Sawai PratapSingh)下令兴建风之宫殿,这幢建筑竟有953个面向街道的小窗,据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嫔妃们方便透过小窗观看街上的景观和宗教节庆仪式,但街上的人却无法看清她们的美丽容颜。斋浦尔常年天气炎热,这种“蜂巢”式的多窗设计也有利于室内外通风,自带降温效果。果然,在楼层中穿梭,阵阵凉风拂过,比吹空调自然舒服多了。站在顶楼俯瞰斋浦尔老城全景,目之所及是延绵不断的粉红景观。



 

城市皇宫博物馆(Citypalace)位于斋浦尔市中心,是历任斋浦尔王公的住所,如今仍有王族居住,因此被称为“活着的皇宫”。皇宫起初由斋浦尔的缔造者杰伊·辛格二世下令于1729-1732年兴建,随后历代王公不断扩建和修缮,建筑融合了拉贾斯坦式和莫卧儿风格。1959年,部分皇宫建筑群开放为博物馆,主要包括姆巴拉克宫(Mubarak Mahal)、月亮神宫(Chandra Mahal)、爱之庭(Pritam Niwas Chowk)、巴吉卡纳宫(Baggi Khana)等,生动地展示了旧时印度王公贵族的生活方式和奢美器具。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巴吉卡纳宫里那两个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银制水壶。1901年,斋浦尔王公马德侯·辛格二世(Maharaja Sawai MadhoSingh II)前往伦敦参加爱德华王子加冕典礼之前,找工匠特制了两个高1.6米、重340公斤的大银壶,各可装4000公升恒河水,以便旅途中饮用。作为虔诚的印度教教徒,马德侯·辛格二世一想到要喝英国的水就无法忍受,情愿大费周折造两把大壶自带恒河水,其奢华生活也由此可见一斑。如今,摆放在宽敞的接待厅的大银壶里空空如也,两位盛装的印度人站在大银壶旁边,见到老外就热情地拉人合影,不过这可不是白拍的,事后他们会索要小费。在博物馆的另一个展厅,我还遇到向我索要中国硬币的工作人员,可惜我没有随身携带,不然倒挺乐意送他几枚中国硬币作纪念。爱之庭以前是举行皇宫舞会和社交的庭院,有四扇令人叹为观止的精美门楣,代表人间四季和印度神灵。东北边的孔雀门代表秋天,敬奉毗湿奴(Vishnu);东南边的莲花门代表夏天,敬奉湿婆神及其妻子帕瓦罗蒂( Shiva-Parvati);西北边的绿波门代表春天,敬奉象鼻神迦尼萨(Ganesha);西南边的玫瑰门代表冬天,敬奉提毗女神(Devi,提毗是印度教中所有女神的原型)。这些雕刻和绘画真是绚烂和耀眼到令人失语。



(城市皇宫博物馆)


(爱之庭)

 

热衷于建造壮美皇宫的统治者并不罕见,但喜好天文并造起天文台的王者,全印度最著名的当属杰伊·辛格二世。就在斋浦尔建城之初,简塔·曼塔天文台(Jantar Mantar)也开始筹建了,到1738年终于建成。据说,在这座天文台修建之前,杰伊·辛格二世还特地派人去欧洲学习先进的天文学知识。如今,简塔·曼塔天文台是印度最重要、保存最完好的古天文台,同时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展现了古代印度人对天文学和宇宙学的认知水平。即便是天文盲,置身于这座巨大的石造天文台,看着一个个造型奇特的天文“仪器”,我还是能感受到一丝奇妙的来自神秘宇宙的气场。坐在天文台的草坪上休憩,隔壁的一位印度男士正舒适地倚靠在另一位男士的大腿上玩手机,看着有点辣眼睛。在印度,男人之间勾肩、搭背、牵手等行为很常见。据说以前不少刚到印度玩的西方人看到此类场景颇吃惊:这里的gay那么开放大胆啊。慢慢地,他们才了解这并非同性恋的亲昵行为,而是好哥们的体现,也就见惯不怪了。在斋浦尔往北约11公里处,还有个叫琥珀堡(Amber Fort)的景点,是安博(Amber)地区统治者迁都斋浦尔之前的旧城和皇宫所在地,也是世界文化遗产,据说非常值得一看,但天气太热我一犯懒就没去。


 

(简塔·曼塔天文台)


(印度好哥们)

 

在斋浦尔,不逛景点时我就在街上无所事事地瞎晃。有时走着走着,会在街边遇上什么庆典活动,厚脸皮混在当地人中看舞台上的人表演印度歌舞。我也很喜欢看日常生活中印度女人穿的服饰。一路看下来,我常疑心国际奢侈品牌乃至一些二三线品牌在印度很难卖得动。在斋浦尔街上看到的女人大多爱穿纱丽或穆斯林传统衣饰,她们以此为美,什么国际时尚潮流在这里压根没影儿。连锁超市也不常见,711这类在泰国满大街都是的连锁超市我在印度没见过,斋浦尔街上基本都是私营便利店,很多都不明码标价。在我目睹一“印度通”老外买瓶芬达汽水还砍价之后,我也开始有样学样,遇到好说话的店主真会给你打个小折。有些斋浦尔人向老外索取小费或讨钱非常“理直气壮”。在露天小市场买东西时,也被当地人坑过,有时我会忍不住和小贩吵架,斥责他骗人,一点都不把自己当老外。当然,友好的斋浦尔人也不少见。有回坐公交车向一位老爷子问路,他让我把写本子上的地址给他看,但他老花眼又看不清,便让旁边的印度男青年帮忙看地址,“喔,这个地方我知道,一会下车前告诉你怎么走”。之后,他和印度男青年热情地充当我的临时导游,不时指着街边的建筑介绍……每次遇到这些友善的印度人,我在旅途中遭遇的不快就瞬间消散。如果印度真有天神,可要保佑他们啊。



(印度女人的传统服饰)


(汽车和牛同行一路,是印度街头常见场景)

 

离开斋浦尔之前,旅馆服务生问我在这里住得还好吗。我由衷地赞叹道:“这是我来印度住得最满意、性价比最高的旅馆,如果以后再来斋浦尔,还到这儿住啊。”虽然花园里的孔雀并没有离情别绪,但还是默默在心里和它们道别:再会了,祝你们生活愉快!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飘忽不定,随性而活,但读书、行走、写字这三件事应该会一直坚持下去。经常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尽量在生命租期截止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TA的窝hyacinthswing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徐冉?????

    徐冉

    荷兰小伙儿,艺术大学毕业,小众文艺男一枚;曾在亚洲背包旅行十五个月,现在在北京学习中文。
  • ???м?小柚?????

    小柚

    自由撰稿人;喜欢铁道旅行、摄影和语言学习。
  • ???м?曾敏儿?????

    曾敏儿

    旅行作家,四川人,居广州;热爱旅行和文字,曾出版《刹那芳华》《香格里拉的前世今生》《广西行知书》《行走大埔》《让我在路上遇见你》等。
  • ???м?佳月?????

    佳月

    目标在远方。
  • ???м?孙助?????

    孙助

    山东人,暂住北京十余年,旅行作者;曾独自单车骑行中国海岸线8000公里、环骑塔克拉玛干沙漠3000公里、环骑台湾岛、海南岛、青海湖等;徒步穿越华北、华中的大部分山脉。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