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春树的专栏 > 柏林与山东

柏林与山东

By 春树 2018-02-28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276人阅读

这柏林丝毫没有年味儿,是因为柏林不过春节。朋友在微信上说,你可以去看看柏林春节庙会,体验一下过年气氛。说着他发来一张截图,是赫尔辛基春节庙会的消息,“现场有舞龙舞狮还有各样各式的芬兰和中国艺人的表演,少不了中国美食!”“你看,这都第十二届了”。我赶紧上网查了查柏林的春节活动,发现已经在2月1号的时候过了。居然提前了,根本没有春节期间的活动,看来要想过年,只能私下小范围自己搞搞了。

 

这和德国的历史相关,柏林作为德国首都,并不像英国伦敦、美国纽约一样建有“唐人街”。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非移民国家,华人在德国的整体数量也比较少。汉堡曾出现过小规模的“唐人街”,二战时,纳粹德国曾将中国人也视为敌人,许多华人逃回了国。1944年5月13日,盖世太保发动逮捕汉堡华人的“中国人行动(Chinesenaktion)”,并将130名华人扔进了劳改营,导致大部分人受到虐待而身亡。这段悲惨的历史不为大多数人所知,受害华人也没有像当年受迫害的犹太人一样得到道歉和赔偿。若不是我为了写这篇文章专门查阅新闻和资料,我也并不会了解到这段历史。迫害一群人是迫害,迫害一个人也是迫害,并不会因为数量多少而改变本质,还望有一天,这段黑暗的历史终将得到应有的重视,德国政府应对当年纳粹政府迫害华人的历史道歉。

 

看着朋友发来的十二道年夜饭的菜单,我默默地咽了几口口水。想了想自己身在何处,看了看外面没一点过节气氛的街道,打算啃点干面包得了。从来没有像在国外过春节这么让我感觉到孤单,感觉到自己是个异乡人。不行!刚想到这里,我觉得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即使身处天涯海角,也得把过节的程序走完。晚上要包饺子!还要看春晚。因为德国比国内晚七小时,因此下午就得看春晚,等到晚上再包饺子。已经提前买了粉红色的百合花,没有水仙,没有梅花,起码要有鲜花。没有春联,就练练书法。在异乡的春节,看着朋友圈里的图片,全是打击。



 

在除夕,想起以前的过年。鲁迅在《祝福》里写,“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远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以前隔三差五会回到山东老家过年,住在村里三姑家。我那时候小,还在上学,表哥有一大堆同学和发小,他们天天都来找我玩。他们带我串门,去其中一位哥哥家打扑克。农村人结婚早,但那时候,他们也才19岁,很多人连对象还都没有。最宠爱我的哥哥叫伟波,他和我表哥一样大,算起来,他也是我一位远房亲戚,其实我们之前并不熟悉,只是在回老家的时候开始熟络起来。我们围坐在炕上,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看电视里直播的春晚。玩扑克的时候,伟波就帮我削苹果、剥糖纸,然后递到我的手里。那么热情那么体贴,我感受到了在北京从未感受到的人与人之间自然无邪的关爱。我们会一直玩到春晚结束,我三姑找上门来催我回家为止。那几年,每年回老家,我都去找他们玩,每年的春节,我就记得和这些小伙伴们一起打扑克聊天了。

 

第二天醒来听到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醒来看到地上一片红屑子。印象里最深的就是落在雪地上的红屑,红红白白,空气里还弥漫着火药味儿。那是我印象里最美好的除夕了。因为那时候还不需要面对成人世界,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

 

几年后,我20岁的那年,春节前我从表妹家回到了三姑家,兴冲冲地等待和原来的小伙伴们相聚,却开始找不着人了。有的去当兵了,有的去打工了,还有的去对象家了。伟波还在,他说咱们都大了,他都不好上门来找我了。我们还聊到结婚的事,他说他还没处对象呢。我们去村头散了散步,河都结冰了,我感到我们都长大了,只有他还是那么亲切,嘱咐我以后别染头发,村里的老人可能会有看法。后来我回了北京,听说他出门打工,还给我寄过两次钱。

 

伟波后来打架被人捅死了,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大哭一场。再也没有这么一个人,给我削苹果剥糖纸了,再也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虽然不是我真正的哥哥却像我真正的哥哥一样关心我,那种春节期间小伙伴们的团聚也永远无法圆满了。表妹搬到了离城市更近的镇上,表哥当完兵就留在了北京,三姑和三姑父现在也在北京帮表哥看孩子,小伙伴们各自成立了自己的家庭,也许每年只有春节才能相聚了。伟波永远留在了他的青春期,他就像旧式的春节一样。再过几年回老家,村里也荒芜不少,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老年人。童年和故乡都不再是记忆里的模样了。



 

所以说我身在异乡也是有原因的,或许正是童年和故乡已经失去,我才离开中国,寻找生活另一层面的意义。只有在春节时,才会想起那么多过去,这可能是骨子里的基因决定的。最终我决定看“柏林电影节”,它正好在春节期间举行,跟全世界的影迷一起坐在电影院里,也让我有种不再寂寞的“普天同庆”之感。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亦出版个人诗集《激情万丈》及《春树的诗》,写诗是她的最爱。目前她和家人及一只叫Caesar的猫一起生活在北京及柏林。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白明瀚?????

    白明瀚

    江湖人称小白,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媒体与传播研究专业硕士,略不靠谱的伪文艺大龄男青年;做过记者,当过编辑,干过文秘。
  • ???м?流马?????

    流马

    原名何鸣,70后小说家,诗人,知名微信公众号“读首诗再睡觉”主编。
  • ???м?李白跑地球?????

    李白跑地球

    一场以中国耐力跑达人白斌为主要角色、从南极穿越美洲大陆跑到北极的人类极限挑战;一个“奇葩”的民间团队,包括一个视跑步为生命的马拉松跑者和一群背负各自梦想与压力的普通人;一次20000多公里和300个昼夜的艰苦跋涉;一条串起无限风光和无数人用心投入且凝聚的完整与缺憾的长路。
  • ???м?Greg Miao?????

    Greg Miao

    16岁当兵,83年留美,94年初成为华尔街顶级律所第一位华裔合伙人,纽约、香港、上海各住过10多年,喜爱旅行、野生动物、历史人文、地理、古典音乐芭蕾、摄影和写游记。
  • ???м?徐婧?????

    徐婧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