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幸公拓的专栏 > 德格烟云

德格烟云

By 幸公拓 2019-01-08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547人阅读

马尼干戈是川藏北线上的重要驿站,西面和北面都面临高山,旅人多选择在此休整,养精蓄锐。由此西行,翻越雀儿山,经过德格抵达金沙江,过江便是西藏。由此北行,翻越海子山,是格萨尔王的故乡阿须草原,再往北,经过石渠,翻越安巴拉山,便进入青海。

 

不到6点,我们从甘孜出发,到马尼干戈时刚刚7点。晨光微熹中的马尼干戈被轻纱一般的薄雾笼罩着,仍未从沉睡中苏醒。镇上一片寂静,街道两旁的商铺都关门闭户。远远看到镇中心的岔路口雾气弥漫,猜想那里有早餐店,走近一看,果然是一家包子店。蒸笼里升腾而起的白色水汽在昏黄的灯光中氤氲弥散,人间的烟火气,在高原的寒冷清晨让人感觉格外温暖。

 

吃完早饭尚不到8点,我们不确定玉隆拉措是否开门营业,问包子店的老板,他也不知道,他说从没见过有人这么早去玉隆拉措。离开马尼干戈时,我忽然生出一丝不舍,我曾在一篇小说中把这里作为主要的故事发生地,此番重游,看着熟悉的街道、河流和草原,感觉很亲近,但我知道,我虚构的马尼干戈其实并不是眼前的马尼干戈。

 

玉隆拉措离马尼干戈很近,开车不到十分钟。门口有值班室,有人彻夜值守。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半夜,只要买票,也能进去。一条土路在几座小山丘之间蜿蜒延伸,我不想顺路绕行,想从山丘上直接越过去。翻过这座小山丘,看到一座木头房子,周围是木板和树枝钉的围栏,围栏里没有牲畜。围栏前面有个干涸的水塘,苍白的沙地上布满黑褐色和褚红色的石头,看起来凌乱,细看,却又像是有人刻意摆放的。


(玉隆拉措)

 

水塘后面是连绵的山丘,山上的松林很密集,坡度有些陡,上山时几次险些滑倒。到山脊后,在一片荆棘中寻路,小心翼翼穿过,又有巨石挡路。石头上有人凿出几级石阶,手脚并用,沿阶爬到石头顶上,视野突然开阔:雪峰连绵而立,宛如碧玉一般晶莹剔透的玉隆拉措静卧在皑皑雪峰之间。


 

在石顶静坐了十来分钟,我竭力控制自己,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生怕制造出什么噪音——哪怕是最微小的噪音——也会惊醒沉睡中的玉隆拉措。

 

远处,缓缓升起的红色朝阳将万物从静谧中唤醒。

 

鸟群醒了,湖畔松林中不断传出欢快的鸣叫。微风在山谷间游荡,吹皱一池春水,湖面上清晰的倒影朦胧起来。


 

今天行程极为紧凑,在湖边走了一会,拍了一些照片后,只能不舍地与玉隆拉措道别。出去时还是没有走土路,就近翻过一座山丘,山的另一面是峭壁,半山腰有条极狭窄的羊肠小道,狭窄到有些地方仅能放下一只脚,所幸并不长,只有几百米。小心翼翼走完小道,从一片灌木中穿过,再翻过一个开满各色野花的土坡,便能看到景区门口的小桥。

 

雀儿山隧道已经开通,没有走老路到山口。下山后在一个景色秀美的峡谷中穿行一阵,很快抵达德格县城,县城所在的更庆镇曾是德格土司的官寨所在地,只是现在新旧两座官寨都已经被毁。

 

德格土司原本实力一般,迅速成长为康区霸主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押对了宝——第七世德格土司在格鲁派崛起的大背景下选择与其施主固始汗结盟。固始汗率领数万大军入康,德格土司在金沙江一线策应,前后夹击,一举将白利土司顿月多吉击溃。这个白利土司以昌都为活动中心,又称白利王,与霍尔五土司之一、以甘孜为活动中心的白利土司只是名字相同,没有任何关系。对此,德国波恩大学的彼得·史卫国和四川大学的石硕等藏学家早已做了细致的考证,可惜,将二者混为一谈仍是普遍现象,通俗读物如此,专业论文也是如此。

 

此后,德格土司继承了白利土司的绝大部分地盘,一跃成为康区势力最大的土司,他统治的范围包括今天的德格、白玉、石渠以及西藏昌都的大部分区域。德格土司为显示对藏传佛教各教派一视同仁,建了五个家庙,一个教派一个。但在现实中,各教派获得的生存空间和支持力度有很大不同。

 

格鲁派取得西藏政教统治地位后显得异常强势,扩张野心强烈,对此,德格土司不能不有所防备。为了维持与拉萨方面的关系,他支持昂翁彭措在德格建立康区第一座格鲁派寺庙更沙寺,同时又严格控制格鲁派的扩张。苯教式微,没有支持价值。萨迦派处于衰落之中,又有世袭的萨迦法王存在,支持价值不大。噶举派支持的藏巴汗政权刚刚被五世达赖与固始汗联手所灭,在与固始汗结盟的情况下,大力支持噶举派政治上不可行。

 

因此,在德格土司辖区内,宁玛派获得了极大发展空间。宁玛派六大寺中,有四个(竹庆寺、协庆寺、白玉寺、噶陀寺)在其治下,四大寺的子寺和分寺遍布康北,康北的政治和社会生活受宁玛派影响至深。

 

信徒的生活态度是由对教义的解读塑造的,不同的教派信仰让各地民风呈现出差异。就康区而言,信奉宁玛派、修习大圆满的康北,与信奉噶举派、修习大手印的康南,差异大到让人感觉他们信奉的不是同一种宗教。

 

大圆满有苦修倾向,对仪式仪轨有强烈偏好。大手印主张在生活中修行,“大”是指无所不包,“手”指的是行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印”则是修行在心中留下的印记。大手印的流行,让康南的民风温润平和,处处洋溢着欢笑和谐。

 

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探访康南时感叹不已,写了一系列游记发表在《国家地理杂志》。詹姆斯·希尔顿根据这些游记创作了《消失的地平线》,小说很拙劣,但他生造出“香格里拉”,影响无远弗届。

 

藏传佛教面对转型压力呈现出的弹性和活力远远强于其他传统宗教,与其丰厚的基础有关。修习大手印的噶举派类似于基督教中的福音派,有广泛的信众基础,提供广度。建立完善格西学位制度的格鲁派则类似于基督教中的经院派,有条件发展高阶神学,提供深度。

 

认为经院哲学会阻碍宗教发展是一种广泛的误解,缺乏思想深度的宗教传播再广也只是民间宗教。基督教脱胎于犹太教,但成熟远早于犹太教,正是因为公元280年后陆续产生了系统阐释高阶神学的三大著作:《神秘神学》、《论隐秘上帝》和《未知之云:黑暗中的十字架》,犹太教发展出完备的卡巴拉系统走向成熟要晚上好几百年。

 

相较而言,修习大圆满的宁玛派在传播效果和思想资源方面都差强人意,转型困难得多,转型意愿也更加迫切。色达的五明佛学院和白玉的亚青寺主要采用大批量速成的方式吸引城市年轻信众,效果尚可,如何持续却是大问题。坦率地说,这样传教除了满足文艺中青年无病呻吟的庸俗感悟外,完全没有现实意义——无论是对信众的实际心理抚慰,还是用改造宗教的方式来改良社会。

 

转型的痛苦是弥漫式的,浸透宗教生活的方方面面,德格印经院体会犹深。德格印经院的资源得天独厚,藏有印版二十七万块,有完整的大藏经,还有大量珍本、范本和孤本,按说应该在文献整理、弘扬佛法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将所藏佛经电子化,在智能手机基本普及的情况下对传播有莫大帮助,可是,有人却摆出雕版是传统文化、印制经文有不可思议法力之类的借口阻止电子化,在他们眼中,保住眼下的印经订单是最紧要的。

 

我们到德格印经院时已临近中午,阳光炽烈,桑烟缭绕,有不少信徒在转经。门口装饰一新,进门后,有一束阳光从天井从倾泻下来,从中穿过,被光线晃得睁不开眼,睁眼时,只见青色的石阶和陈旧的木楼,一眨眼,恍如隔世,三百年光阴在身边流过。


(德格印经院)

 

从木梯拾阶而上,进入一条狭窄的走廊,两旁都是层层叠叠的雕版,从地板码砌到天花板,在岔口,不管往哪个方向走,四处都是这样的雕版。循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而行,来到天井,印经工人两人一组,正挥汗如雨地劳作着,有节奏的窸窣声正是印制经文的声音。

 

想到屋顶去拍照,找了一阵才找到上去的楼梯。木梯十分破旧,没有扶手,两旁各有一条铁链,踩上去接连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副说塌就塌的样子。走到一半往下看,透过天井的光幕,只见印经工人的身影苍白到模糊不清,一瞬间,我嗅到了腐朽的味道。

 

从印经院出来,已是午饭时分,大家都不感觉饿,便决定赶到岗拖去吃午饭。过金沙江后,正遇到西藏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在吃午饭,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等他们吃完饭,检查之后才放行,到岗拖已经过了一点。岗拖四处都是工地,我们急着赶路,找了一家米线店,一对云南夫妇租用藏家小院开的,味道还不错。

 

从岗拖出来开始翻矮拉山,半山正在修隧道,路烂,灰大,一路颠簸到了江达。江达县城规模颇大,到处都是工地。江达藏刀以装饰华丽著称,与金沙江对岸的白玉藏刀齐名,只是藏刀早已被列入管制刀具,沿途都是检查站,很难带回去,寄也不让寄,便没有买。

 

出江达之后的雪集拉山和拉夷山都不算高,路况也好,傍晚抵达昌都。昌都旧称察木多,藏语的发音和写法没有变化,汉语音译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高反严重的朋友一心想逃离高原,玉隆拉措和德格印经院他都没有进去,独自在车上睡觉,晚上吃饭也只喝了一点汤。我们咨询了当地人,邦达机场距离市区有近130公里,全是山路,需要翻越浪拉山,赶9点的飞机,一般在5点前就要出发,于是吃完饭我们很早就上床睡了。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霍尔十三林

下一篇: 风雪孜珠寺

幸公拓

作家。旅行者。著有小说《子夜歌》《长眠不醒》等。2009年独自骑行新藏线,游记结集为《新藏行记》。
TA的窝幸公拓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陈夏红?????

    陈夏红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博士,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专注于近现代法律人物研究,协同著名法学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编有《法意阑珊处:20世纪中国法律人自述》、《辛亥革命实绩史料汇编》等。
  • ???м?张璐诗?????

    张璐诗

    任职新京报文化记者8年,《Time Out 北京》古典音乐专栏作者;2009年频繁游历欧洲各国,2010年旅居欧洲至今,密集记录下访问大小音乐节、艺术家及一切音乐主题的出行。
  • ???м?陈广琛?????

    陈广琛

    留学哈佛,伪文艺青年一枚,以学术名义常年奔波世界各地,混迹于各大博物馆中无法自拔;撰写《哈佛现代中国文学史》中“傅雷”一章,翻译史怀哲《巴赫》、克莱尔·罗伯兹《傅雷与黄宾虹》。
  • ???м?陈光中?????

    陈光中

    当过学生、知青、铁路工人、蒸汽机车技术员、计算机工程师、文字编辑;喜文字,好摄影,偶习绘画,热衷旅游;推崇将实地考察与案头工作相结合的“走读”理念。
  • ???м?田小满?????

    田小满

    旅行写作人,爱与自由的信徒,用独立视角观察自然与社会,以分享对世界的探索认知为至乐,将每一次出发视作一场未知的奇遇,从来未曾失望。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