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河北宜独行
河北宜独行


河北,能让人感觉到“大地”这两个字。大地,在河北是依旧存在的。脚落在“大地”上,是不一样的。陌陌平原,庄严地航行不尽。无垠的庄稼,如海洋般望不到边际。这里是燕赵慷慨悲歌之地,古道西风瘦马,不是杏花春雨的江南那温柔富贵之乡。这块大地,总是能激发异次元式的英雄掬泪和动情,不经意间让人触碰到生命的重量。

也许是这块大地过于广袤。也许是这苍凉过于永恒。也许是这苦难过于压抑。也许是这深重过于浓烈。也许是站在这九死一生的大地上的亲人们那些过于平静、过于善良的笑脸。总之,你会不知不觉潸然泪下。到后来,你会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你柔软地走在这块滞缓又深邃的大地上。

到后来,你就自己去河北。你会觉得寂静无声的乡间大路是那么样地掏心掏肺。那些独来独往的时光是那样地美好。冀北的高山,冀东的大海,冀西的土垣,冀南的麦浪……是那样地让人怀念。这块大地的朴实无华足以融化一颗凡人的心。

河北就是这个我们有眼不识的泰山。


by 邵勉力


过去是存在的,邢台的几处古建

邢台是中国古代大城市,五朝古都,有600年国都史,分别当过商朝、邢国、赵国、常山国、后赵的首都,历史底蕴厚重。

历史所关,此刻我们还能看到北朝的窑址,唐代的寺,元代的庙,明清的房屋,其实就是在看一路变迁到今天的时间,生活,和人世。还有这些过去存在着,应该举一杯。

阅读全文

天苍苍野茫茫脏兮兮冷冰冰

2009年,《我爱摇滚乐》的主编李宏杰,找了块北京以北的贫困县大草原,办起了张北音乐节。见多识广的北京摇青们,本已懒得在Live House碰撞Pogo时,却在泥泞的草原上找回了激情,老外们直接撕块硬纸板就在天寒地冻间席地而睡,第一次见识摇滚现场的牧民姑娘,吼叫着一个个叠在一起,出神盯着手持烟蒂弹吉他砸琴箱的谢天笑。

那或许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河北摇滚现场,天苍苍野茫茫脏兮兮冷冰冰,却有着前所未有的释放和发泄。

阅读全文

青春的保定,冬日的邯郸

天寒地冻,街上仿佛都要被冻裂了。他不住地安慰我们:就快到了,再往前走两步就到了。快到了。坚持一下。快到了。又怕我们失望,说,很小的。真的很小。就那么一块碑。

我们又去逛了丛台公园。他说这是邯郸最有代表性的地方之一,从台湖环绕其中。他说这里小时候经常来爬丛台,丛台又名“武灵丛台”,相传建于赵国武灵王时期(公元前325—前299年),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阅读全文

1983年,河北有人说你形迹可疑

那时,我眼中的山民神态猥琐动作迟缓,村头窜过一头“嗷嗷”叫的黑猪才显出活力。而身后的长城高峻挺拔,很难想象,在冷兵器年代这样的族群怎么拥有如此辽阔的疆域,人种退化了吗?我困惑不已。

那一年,所有怪诞的记忆都在旷日持久的大风里,回放起来跟假的似的;话说回来,以我当时的可疑形象在长城眼窝般的注视下,也不真实。  阅读全文

牛肉罩饼和武邑扣碗

如果把北京比做一颗超级星球,河北就是包裹在这颗星球外面的大气层,所有的资源和精华,都被这颗星球所独享。

美食亦是如此,去过河北很多地方,记不住有哪些好吃的东西。当然,我指的是所谓的大菜,反倒是河间的的驴肉火烧、香河肉饼、高碑店豆腐丝以及白洋淀的咸鸭蛋更加赫赫有名。

阅读全文

再见,兴隆

兴隆与我先前对中国华北县城的印象略有不同,这完全仰仗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山城,它带来了两大优势,夏季凉爽和一年四季的空气清新。在兴隆,总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感觉,虽然按道理兴隆因为海拔高天应该更低才对,而且离“皇帝”一点也不远,它与北京就隔着一座山——雾灵山。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_广东证券配资炒股_广东在线配资平台_永之胜股票配资门户